宝石包体,你知多少?

  • 1个月前

   说起宝石的包体,很多人都是“闻之色变”,觉得宝石的包体越少越好。其实不尽然,那是你打开的方式不对。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这样的:

 

  这是宝石君以前给大家分享的干货哦《包裹体||误入宝石仙境》

  重拾记忆,再品包体,是否觉得有别样韵味呢?至少小编我是再一次被包体的华丽炫目的形态所折服了,色彩斑斓,体态婀娜,内涵深沉,极具故事性。让人禁不住想要多了解一下这个宝石仙境。

(玛瑙中的平行色带)(玛瑙中的平行色带)

  包体的概念来源于矿物学,在宝石学中给予沿用和扩展。宝石包体的概念有狭义和广义之分。

  狭义包体的概念是指宝石矿物生长过程中被包裹在晶体缺陷中的原始成矿熔浆,其至今仍存在于宝石矿物中。

(月光石中由解理引起的“蜈蚣状”包体)(月光石中由解理引起的“蜈蚣状”包体)

  广义包体的概念是指影响宝石矿物整体均一性的所有特征。即除狭义包体外,还包括宝石的结构特征和物理特性的差异,以及与内部结构有关的表面特征等。宝石学中多涵盖的是广义包体概念。

(哥伦比亚祖母绿三相包体)(哥伦比亚祖母绿三相包体)

  根据包体与宝石形成的相对时间,可将包体分为原生包体、同生包体和次生包体。

  1。原生包体

  原生包体是指比宝石形成更早,在宝石形成之前就已结晶或存在的一些物质,在宝石晶体形成过程中被包裹到宝石内部。

  2。同生包体

  同生包体是指在宝石生成的同时所形成的包体,此类包体可以是固态的,也可以是含有呈各种组合关系的固体、液体和气体。

 

  01

  同生固态包体

(日光石中的赤铁矿包体)(日光石中的赤铁矿包体)

  02

  同生流体(气液)包体

  晶体在生长过程中可能破裂,成矿溶液可以进入其裂隙中,直到裂隙在适当部位愈合为止。愈合裂隙可以呈扁平状或弯曲状,常说的“指纹状包体”就属于此类。

(“指纹状包体”)(“指纹状包体”)

  有的宝石内部含有管状的孔道或有规则形状的孔洞。这是由于宝石晶体在生长的过程中生长阻断或生长速度过快造成的。如海蓝宝石中的“管状”包体可以呈断断续续的“雨丝状”。

(海蓝宝石中的“雨丝状”包体)(海蓝宝石中的“雨丝状”包体)

  很多情况下,经常见到液态包体与气态、固态包体共存。

  03

  同生的非物质性包体

  宝石晶体中常见同生不均匀性包体,主要表现为包体分带、颜色分带、结构分带三种现象。

  3。次生包体

  次生包体是指宝石形成后产生的包体,它是宝石晶体形成后由于环境的变化,如受应力作用产生裂隙,外来物质沿其渗入及裂隙充填所形成的包体,甚至可能是由于放射性元素的破坏作用所形成的包体。

  01

  次生裂隙及外来物质充填胶结

  宝石停止生长后产生的裂隙中可能会有外来物质进入并在其中沉淀。常见的外来物质是铁和锰的氧化物,如水晶或玛瑙中的黑色树枝状包体。

  02

  放射性元素的破坏作用

  有些宝石经常含有微量的放射性元素,如锆石常含有放射性元素u和Th,由于它们的存在不但可以破坏宝石本身的晶体结构,同时,当锆石作为包体出现在其他宝石矿物中时,放射性元素在破坏锆石晶格的同时,还会使锆石的体积增大,也可对主晶宝石晶格产生破坏,产生的应力可导致在锆石周围形成放射状的裂隙等痕迹,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锆石晕”。

  如今,有很多人都投身于宝石包体的研究。那么,宝石的包体有什么研究意义呢?

  1、判定宝石的种类

  可以快速判别和区分相差甚微的宝石种类。例如石榴石宝石中,绿色宝石可能是钙铝榴石,也可能是翠榴石(特殊的钙铁榴石)。此时,用特殊包体来鉴别就很方便。若其内含马尾状包体则为翠榴石,若其含结晶质包体组成的“糖浆状”包体则为钙铝榴石。在缺乏仪器装备的情况下,这种方法的优越性显而易见。

 

  2、鉴别天然宝石和合成宝石

  合成宝石一般不存在原生包体,但对于有种晶的一些合成方法,也可把合成宝石中的种晶视为一种原生包体。

  合成宝石的包体大都属于同生包体,它们可以是固态、气态或液态。但它们往往从形态和组成上与天然宝石明显不同,可作为区分天然与合成宝石的主要或诊断性特征。如焰熔法合成红宝石中的弧形生长纹和气泡。

(焰熔法合成红宝石中的弧形生长纹和气泡)(焰熔法合成红宝石中的弧形生长纹和气泡)

  合成宝石往往不存在次生包体。但对于优化处理的宝石,可含有一些次生包体。如,红蓝宝石的热处理,往往会导致内部固态包体的体积发生变化,使之发生爆裂而在周围产生次生裂隙。这些也都可以作为宝石热处理的鉴定特征。

  3、应用于地球科学的研究

  还记得小编之前推送的关于地大珠宝学院第一篇在《Science》上参与发表的学术论文吗?《宝石科学|天然钻石揭示地幔深处有富含水的区域,我院做出重要贡献》

  文章里提到,“钻石的包裹体,是迄今研究证明地球内部物质的唯一直接证据,是唯一直接从地球内部取出的物质样品。”由此可见,宝石的包体还可以应用于地球科学的研究,其起到的作用不可估量。

  此外,宝石的包体还应用于鉴别宝石是否经过处理,推断宝石的产地,确定宝石的合成方法,确定宝石形成条件和成因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