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油画《半裸女像》的前世今生

  • 6天前

1905年7月,李叔同处理完母亲的丧仪不久,即离开天津远涉重洋,前往日本留学。第二年秋天,考入东京美术学校,专攻西洋画,并在音乐学校兼学音乐。学画过程中,他雇了一个少女做模特儿。时间一长,两人产生了感情,遂结为夫妻。1911年年初,李叔同以优异成绩毕业归国。他将日籍夫人在上海安置住下后,返回已经离开了六年的天津家中(其间,1906年暑期曾返津一次),任职于天津直隶高等工业学堂,教授图画课程。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作品《半裸女像》与历年出版物刊登李叔同代表作《裸女》对比

“桐达李家”宽敞的庭院中,有一间时尚的洋书房。李叔同回来后,将其收拾布置了一番,作为画画、读书、写作、备课、弹琴、接待友人的处所。李从日本带回的自己的油画等画作,如《半裸女像》《高髻的日本少妇》(原题已不得而知,此处按李叔同次子李端的记忆印象,由笔者另拟)等,在洋书房中挂出过,或请亲友观赏过。这件事,在亲友中引起了轰动,说是“李三爷又办了一件奇事”(另一件奇事,是指李叔同一改旧规,为母亲办过文明葬仪)

李叔同是中国近现代油画和裸体写生的开创者,但他存世的作品少之又少,因此,其《半裸女像》一作的遭遇与命运,一直为人们所关注。如果说,李叔同以其日籍夫人为模特儿创作油画《半裸女像》,以及将之珍藏,或向亲友们展示,是这幅画的“前世”的情形,那么,当其离开了李叔同的视线之后的际遇,则是它“今生”的命运了。

1918年夏天,李叔同在决定脱离凡尘遁入空门之前,将自己的作品与藏品、书籍等,按照对方的爱好和专业之需,分别赠送相关单位和友生,大多数书画作品送给了北京美术专科学校(中央美术学院前身)。可惜的是,这批作品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都散失无踪了。李叔同送给挚友夏丏尊的物品最多,其中包括他最为珍视的油画《半裸女像》。后来,夏丏尊又将这幅油画传给了爱女夏满子。同是著名作家和教育家的夏丏尊与叶圣陶,不只是挚友,还是儿女亲家,夏满子是叶圣陶长子、著名科普作家和出版家叶至善的妻子。上世纪50年代初,夏满子将李叔同的《半裸女像》带到了北京叶家。

1908年,李叔同在东京化装为日本军官照

叶圣陶是认识李叔同的。他俩第一次见面,是在1927年9月,夏丏尊在上海功德林餐馆设宴招待李叔同——弘一法师,介绍他结识日本内山书店老板内山完造先生,以便托内山把弘一新出版的律学巨著《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寄赠日本佛教团体和大学图书馆,叶圣陶、周予同、李石岑等赴席陪宴。宴后,又随弘一前往新闸路太平寺拜谒另一高僧印光法师。

事后,叶圣陶将所见所闻所感弘一一言一默、一行一止中弥散出来的“仙气”与“气场”,形象地予以描摹,写成中国现代散文史上的名作《两法师》。就因了这篇名作,弘一法师被更多的大众所熟知与崇敬。

叶圣陶对李叔同早期油画评价很高。遗憾的是,李的画作存世极少。满子送来李叔同的《半裸女像》,叶家人都观看过,以为家中能有这幅画作,实为幸运,弥足珍贵,应精心保存。

这里拟将话题错开一些。西洋绘画艺术,讲究写生(尤其是人体写生),以为那是绘画的根基;而西洋人物画名作,大都是以某一或某几个真实人物为原型的。最著名者,莫过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与其原型的关系。

李叔同作品《半裸女像》

李叔同并没有将脱离凡尘遁入空门之事,预先告知他昔日的绘画模特儿、当时住在上海的日籍夫人。当她从李的友人杨白民处得知了这一信息,便恳求杨陪同她前往杭州,对李进行一番按照日本僧人可以有家室的佛教风习,进行一番劝说,并倾诉其感情时,李始终低头不语,最后只是让她把上海家中的书画、古玩、钢琴等处理完毕后,返回自己的祖国,依靠原有的一技之长,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说完后即起身离去,那位日籍夫人,只得泪眼婆娑中,望着他渐行渐远……渐行渐远……李则一次也没有回头,直到隐没在远处的烟雾之中。日籍夫人按李叔同的留言,不久返回了日本。此后,再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连她的姓名都没有留下……但李叔同赠给夏丏尊的油画《半裸女像》的命运,还有后续的故事。

《半裸女像》在叶家珍藏了七八年之后,叶圣老觉得放在家里不如捐给中央美术学院收藏更有价值。这样,上世纪50年代末,通过吴作人院长捐给了中央美术学院。叶至善回忆捐赠时的情景说,那时不像现在,美院只是来人,很热情很高兴地点点头,笑着把画拿走了,登记、收据等什么也没有。

  李叔同作品《隶属四条屏》

拿走就拿走了,以后二十年间再也没有它的消息。叶圣老却一直惦记着它的命运。上世纪80年代初,叶圣老委托他一位忘年交、著名散文家吴泰昌,让他问一下吴作人院长,就说是他要知道捐赠的李叔同油画《半裸女像》的下落,“文革”中是否遭到破坏抢掠。吴作人先生答应回去立即询问中央美院美术馆,请他们查一下。该馆工作人员的答复是,馆藏品上万件,收画时手续简单,保存的收据也不完全,而且已很多年不清理了,一时查不出来,以后大清理时,一定特别加以留意。想来叶圣老的捐品是不会丢失的。不久,叶圣老见到吴作人院长时,又说了这件事,答复与吴泰昌转告的大致相同。叶圣老说,原来想,中央美院收藏的李叔同画作极少,将《半裸女像》捐给它,可以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欣赏,谁想结果会是这样。

又过了二十多年,事情终于有了转机。2011年,中央美院在清理藏画馆仓库时,发现已湮没了半个多世纪的李叔同油画代表作《半裸女像》。经过专家考辨、论证流传过程和科学技术测定,认定中央美院馆藏《半裸女像》,确系李叔同的早期作品原作。

为此,中央美院于2013年3月,连同从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其前身为李叔同的母校东京美术专科学校)借来的李叔同毕业留校作品《自画像》,举办了名为“芳草长亭:李叔同油画珍品研究展”,专家们对李叔同的油画艺术及其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崇高地位,进行了深入研究。

中央美院藏品馆馆长王璜生说,李叔同油画代表作《半裸女像》的发现,以及举办这次珍品研究展,堪称中国文化史和艺术史上的一件大事。这也可以说是李叔同创作《半裸女像》及其学习油画创作时雇用模特儿的情景,在一个多世纪之后,好似重新回到了现实之中。

李叔同作品《自画像》